一家4才女,6子皆栋梁:好的家庭教育拼爹拼妈,更拼家风

提起民国的大家族,许多人对“宋氏三姐妹”可能更为熟悉。


然而,在当年,文化界里最有名的却是教育家张武龄的四个女儿——张氏四兰。


叶圣陶曾感慨:张家的四个才女,谁娶了她们都会幸福一辈子。


的确,那样的家庭熏陶出来的民国才女,已然成为时代绝唱:

 

大姐张元和成为昆曲名家,与同为昆曲名家的顾传玠结婚,两人一唱一和,琴瑟和鸣;

 

二姐张允和成为杂志主编,嫁给了“汉语拼音之父”周有光,相伴数十载,伉俪情深;

 

三姐张兆和是著名女作家,在沈从文的一封封情书示爱下,答允了婚事,让“乡下人喝了杯甜酒”。

 

四姐张充和在哈佛执教20余年,与汉学家傅汉思发展了一段异国恋,两人携手弘扬中国传统文化。


不仅婚姻美满幸福,四个姐妹终身都在为弘扬昆曲事业奔走,不遗余力。


秦瘦鸥先生曾评说“张氏四兰,名闻兰苑”。


足见她们在当时的影响力。


而不仅如此,事实上,四姐妹以外,张家的六个儿子同样出类拔萃,各有建树。


十个子女各个成才,这其实与他们的父亲著名教育家张武龄的培养分不开。


生活教育:过怎样的生活便受怎样的教育


张武龄出身合肥名门望族,父辈非常重视诗书礼仪的传承。在如此家风濡染下,他从小便广闻博览,思想颇为开化。



辛亥革命后,张武龄携一家迁往上海,一来为了回避庞杂的家族事务,让孩子免于沾上封建陋习;二来为了离开闭塞的合肥,让孩子眼界开阔、思想进步。


不久,出于安全考虑,他再度携家人前往苏州,彼时的苏州风景如画、民风清嘉、局势相对稳定,可以说非常宜居。


当孩子看到苏州新家的花园时都欢喜极了,这里“有水阁凉亭,有假山,有花草,有果树,粉墙黛瓦,幽美雅静,此景只应天上有”


在这一花园中,张武龄设置了一间书房,供孩子读书习字;又搭建了一座戏台,供孩子登台演戏。


“每天我们只要离开了书房,这里就不再安静。我们有时文文雅雅地学王羲之‘临池洗砚’,更多的时候是疯疯癫癫爬山、玩水。”《张家旧事》一书如此回忆。


张武龄为孩子创造了优美雅致、生趣盎然的生活环境,置身其中,孩子从未觉得学习是件苦差事。


相反,他们每天读书、唱戏、玩耍,“度过了一生中最甜蜜、最幸福、最无忧无虑的时光”。


不由想起古代 “孟母三迁”,与今天张武龄两度迁居,都是出于同样的考虑:为了让孩子能在良好怡然的环境中,更健康快乐地成长。


我国教育家陶行知曾提出“生活教育”的理论:过怎样的生活便受怎样的教育过好的生活便受好的教育,过艺术的生活便受艺术的教育,过快乐的生活便受快乐的教育。


父母若是能为孩子创造诗情画意、快乐幸福的生活,孩子自然能在潜移默化中受到诗书艺术的熏陶,感悟快乐幸福的真谛



诗书教育:腹有诗书气自华


在苏州,为了解社会动向与时代思潮,张武龄每天都要翻阅当时能订到的所有报纸。


平日里他爱读书,也爱逛书店,因而与书店老板往来密切,书店进了新书都直接送到张家,其中不仅有经典古籍,也有五四新作。


张武龄还在家中设了几间大书房,四壁都是天花板高的书架,分门别类摆满了书籍,每天他都要在这里读书看报。


看着父亲天天伏案阅读,手不释卷,张家孩子自然也沾上了书卷气。他们随意出入父亲的书房,自由翻阅各种藏书。在书的海洋中遨游,尽享“悦”读时光。


对于昆曲这一融合音乐与诗文之美的艺术,张武龄同样情有独钟。在孩子还是一两岁时,他就常年包下戏园的一排座位,带着一家老小去看戏。


待孩子稍长,他让孩子一边看戏一边对照戏文,还请来昆曲名家教孩子识谱拍曲。就这样,张家孩子个个都与昆曲结下不解之缘。



张武龄身上保留着传统文人的风尚雅韵,孩子们耳濡目染,同样延续了这种风尚雅韵。诗书给予他们文化的滋养,戏曲给予他们心灵的享受,让他们个个温文尔雅、气度不凡。


人们常说“言传身教”,意思是父母的一言一行,会对孩子产生影响。


而从实际效果来看,身教往往重于言传。


孔子曾说:“其身正,不令而行;其身不正,虽令不从”这句话,同样适用于家庭教育


比如,你想让孩子爱上阅读,与其一遍遍劝说,不如在孩子面前看一本书,这样孩子自然就爱上阅读了。


如此潜移默化、自然而然的过程,正呼应了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所说的“教育的本质: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,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,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”。


父母若想把孩子培养成腹有诗书之人,首先自己要饱读诗书,让孩子以你为榜样,追随你的步伐、沿着你的足迹一路前行。


素质教育:修养比学识更重要


张武龄不仅身体力行地让孩子乐于接受诗书戏曲的熏陶,还请来名师为孩子授课,并设置了全面而讲究的课程。


孩子几岁大时,请来万老师教授方块字,让孩子从小接受汉字启蒙。


孩子稍大,请来陈老师教授《三字经》《唐诗三百首》等典籍,让孩子在诵读中知晓国学、明白事理。


孩子再大些,请来于老师教授古文,每周布置一篇文言文写作;


又请来王老师教授国语、地理、历史,每周布置一篇白话文写作;


还请来吴老师教授算学、自然、音乐、跳舞、体操,让孩子汲取各学科知识,培养多方面兴趣。


他还让孩子每日练习大小楷书,“大字写两张,小字抄一纸”,让孩子在一笔一划的书写中修心养性。


这样融汇古今、结合中西、兼顾文体的课程,可以说和现代课程设置颇为相近了。


不由感慨这才是真正的素质教育,它让张家孩子在广泛涉猎中开拓眼界,在博采众长中提升修养,最终实现全面的发展。


在那个封闭落后的年代,张武龄已懂得为孩子设置如此课程,其眼界可见一斑,而这种眼界又直接影响了孩子的人生格局与未来走向。



反观当下有些父母,一味看重孩子的学习成绩,而不注意孩子的全面发展。


殊不知,往后的竞争,绝非简单的成绩比拼,更有品德、心理、能力、身体等的较量。唯有受过素质教育、得到全面发展的孩子,才有可能成为最后的赢家。


所以,人们常说修养比学识重要,眼界决定人生格局。父母越早明白这一点,越能尽早对孩子进行素质教育,也就能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。


兴趣教育:参差百态乃幸福本源


张武龄为孩子设置了丰富的课程,创造了自在的生活。


他从来不给孩子设限,相反,他给予孩子最大的自由,让他们随着内心去发展兴趣,放飞自我。


大姐元和凭着对昆曲的热爱在艺坛辛勤耕耘,最终成为昆曲名家。二姐允和从光华大学历史系毕业后,担任中学老师,负责教材编辑。


三姐兆和从中国公学大学英语系毕业后,担任《人民文学》编辑和中学老师。四姐充和工诗词、擅书法、通昆曲,先后到北京大学、耶鲁大学任教开讲。


大弟宗和从清华大学历史系毕业后,来到贵州师范大学教授历史和昆曲。二弟寅和擅长文墨,通晓格律,成为记者和诗人。


三弟定和从小便显出音乐天赋,后来成为作曲家,获得中国音乐“金钟奖”终身成就奖。四弟宇和从小在苏州花园中已对植物有浓厚兴趣,后来投身研究成为植物学家。


五弟寰和从西南联大毕业后任苏州乐益女中校长,成为桃李满天下的教育家。小弟宁和从小热爱音乐,从巴黎音乐学院留学归来后担任中国交响乐团指挥。


晚年的张充和


英国哲学家罗素曾言:参差百态乃幸福本源


张家孩子的兴趣爱好各有差别,人生走向也彼此不同,但最终都在实现人生价值的过程中,收获了快乐与幸福。


这一切都与父亲对其诗书音乐的熏陶和开明自由的教育密不可分。


张武龄不像时下众多父母那样望子成龙、望女成凤,他只希望孩子可以自由发展兴趣、尽情享受快乐,最终,孩子都获得了各自的圆满。


正如电影《三个傻瓜》中所说:当你把你做的事变成一种兴趣,久而久之,你会变得优秀。当你变得优秀,成功就会来追随你。


父母给予孩子更多可能,孩子才能创造更多可能


好的家风,就是最好的家庭教育


莫言曾说,每个人一生,最早接受的是家庭教育,受到影响最大的也是家庭教育


家庭,是孩子成长的第一片土地,也是最重要的土地,可以源源不断地给予孩子滋养与支持。


家风的好坏直接影响土地的品质,而父母,就是给土地施肥、松土、浇水的人。


张武龄给予孩子的,是快乐的生活教育、高雅的诗书教育、全面的素质教育、自由的兴趣教育。


由此形成的好家风,如春风细雨润泽孩子的心灵,如细水长流滋养孩子的生命,最终培育出满门芬芳,浇灌出一脉斯文。


好的家风,就是最好的家庭教育!

本文由站长原创或收集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zxqjyw.com/post/3553.html

本文 暂无 评论

回复给

欢迎点评

联系我们

站长QQ:913415906

站长邮件:[email protected]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