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亲手将自己的命根子剪断:被霸凌毁掉的孩子,后来怎样了?

遭遇霸凌

上帝关上了门也关掉了那扇窗


痛心!


6月5日,江西上饶年仅18岁的男孩小虎,用剪刀将自己的外阴生殖器剪成四段,完全出血分离近3个小时!


18岁,正值青春年华,小虎何以要用如此惨烈的方式对待自己的身体?


(图片来源:@新浪微博 头条新闻)


一切源于曾遭遇的校园霸凌。

小虎在高中军训期间,被室友吐口水,被逼着拍裸照。


事情原委,道来不过寥寥几字,然而我们永远无法感同身受,那一夜,蜷缩在黑暗角落里的孩子经历了怎样的屈辱、绝望、痛苦和愤怒!


第二天小虎感到腹部不适,并开始怀疑周遭一切,草木皆兵。


经医生检查,小虎存在被害妄想症,后被确诊为精神分裂症。


小虎被迫辍学,在家服药治疗。


对他精神上造成折磨的还有另一些因素。父母年迈体弱,几乎与他没有沟通;家境贫困,一直靠低保生活,悲剧发生前,母亲得了肺癌。


小虎自残并不是第一次。在这之前,小虎曾有过手击玻璃的行为。严重时,需要住院治疗。


校园霸凌,加上孤独,贫困,孤苦的心灵找不到出口,导致这个孩子最终把利器挥向自己。


校园霸凌的可怕之处在于,它对一个人的伤害是终身的。


施暴者欺凌完同学,转头就能忘掉,可以继续无忧无虑地上学,升学,毕业,健康地工作,结婚,生儿育女。


而被施暴的同学,身体上的伤痕或许有痊愈的一天,心理上的阴影和创伤却不得不背负一生。


他们胆小,无助,多疑,自卑,恐慌,抑郁,绝望……甚至终结生命。


2018年1月,广西北海某中学初一学生陈琪琪(化名),从教学楼顶楼跳楼身亡。


陈琪琪坠亡后,从她身上已结痂的伤疤、手臂上留的 “余罪、心碎”字样、给亲友留下的5封遗书,以及作业本上夹的字条,都表明,她生前遭受了严重的校园霸凌。



在陈琪琪的课本上,能看到不少控诉的字样:


“你替他们背黑锅,被她们侮辱,被打,被骂!”


“我是欠你钱了?还是吃你家大米了?针对我?啊!”


“何必呢,活得这么累,都是一个宿舍的,真当我不知么,在背后说我坏话?可笑。”

“离开这个宿舍……”


在整理陈琪琪在学校期间的遗物时,妈妈还发现了同学写给她的纸条,其中一条纸条上写的是:下课后,六楼等你,不见不散。


太痛心了。


在同一年的10月,云南宣威市14岁的初二女生刘某,因为不堪在学校受到同学的长期霸凌,选择在家喝农药自杀,后经医院长时间抢救无效后身亡。


……


这样的例子还能举出很多。


事实上,媒体报道的,只是冰山一角。


大多数受害者,只能躲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,默默地哭泣,舔伤口,瑟瑟发抖,内心充满恐惧。


说不定,还有下一次霸凌在等着。


来自同龄人的霸凌,让他们如同被困囚牢。


上帝将囚牢里的门和窗统统关上,里面的人出不去,阳光进不来。


施暴者:我们与恶的距离


我们很早就被告知,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。


但当施暴者变成原本应该青春无邪的孩子时,我们还是不得不慎重面对,所谓的人性之恶,人性之复杂。


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是天使。


电影《告白》里,在班上,参与过欺凌的孩子甚至举行比赛,记录每个人对每个欺凌对象的霸凌行为,越多越厉害。


雨果说,这个年纪(10来岁)的孩子是最没有怜悯心的。


没有规则,没有约束力,对受害者随心所欲地攻击、排斥和抗拒。


施暴理由五花八门,却当做理所当然,理直气壮。


这一点尤为可怕。据腾讯网在2017年做过的一项关于“校园霸凌公众认知调查”中显示,霸凌者很难认识到自己行为的严重性,比如像煽动伙伴孤立同学、散布谣言、恶作剧作弄、讽刺挖苦等,认为偶尔几次不过是闹着玩的,算不上欺凌。


(图片来源:@腾讯网)


而事实上,对于受害者来说,一两次已经非常难受,伤害甚至是终身的、致命的。


2019年7月7日,四川达州宣汉县某中学一女生被多名女生掌掴,拳打脚踢。


(来源:@新浪微博 另外,有打人GIF)


原因仅仅是该名女生穿裙子上学。


施暴的其中一女孩在群里叫嚣,凡穿了某牌子的裙子都要打。


在施暴者眼里,不顺眼、不喜欢便能成为打人的理由。


只要你站在那里,连呼吸都是错的。


而被打的女孩,恐怕穿裙子会成为她一生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

她失去的哪里只是一条裙子。


2019年6月8日与6月26日,福建宁德一14岁女中学生遭同学掌掴、击头。


(图片来源:@新浪微博 头条新闻视频截图)


该女生不愿跟家长说,直到家长找班主任调了监控才了解事情真相,随即报警。


而打人的女同学竟然在网络晒“警察局集体照”炫耀。


在施暴者的认知里,掌掴击头骂人进警局是件好玩的事情,是向同伴吹嘘的“资本”。


善良或许不是一种天性,而是一种选择。


2019年5月9日,山西省祁县公安局接到一庞姓家长报警,称其子在祁县某职业中学被校园霸凌长达200余天。


(图片来源:@新浪微博 头条新闻)


这200多天里,庞某遭受到同学李某某、闫某某等人包括烟头烫手、被褥泼水等“欺凌毒打”。


庞某曾向老师反映后反遭报复。


目前,庞某已被诊断患有中度抑郁和焦虑,正在接受心理治疗。


……


你永远想象不到,一个孩子(少年)的恶能去到什么程度!


对于施暴者,如果他(她)始终没认识到自己行为的恶劣性,不认为自己在施暴,那试图通过轻度的惩戒,让行恶者有愧疚心或者幡然悔悟,未免太天真。


他可能依然会将拳头伸向另一个人。


但于受害者来说,需要花上很长一段时间,甚至一生来疗伤。


即使有一天有幸走出阴影,但性格三观也会潜移默化地被影响。


想起知乎里有个被霸凌亲历者说的:“十五年过去,欺负我的人和看我的人都走了,只有我留在那间教室里。”


“他们还只是孩子!”

“我也是个孩子啊!”


校园霸凌有多严重? 


据统计,每年因为校园暴力霸凌而死亡的孩子达13000000名。


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于2016年发布的“校园霸凌数据”,收取18个国家10万个年轻人的数据,显示全球学生中有25%曾遭受霸凌。


也就是说,每4个孩子中,就有1个经历了校园霸凌。


孩子遭受霸凌后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?


还是来自腾讯的调查数据。在3万6千名网友的抽样调查中,被霸凌后,接近四分之一的人选择打回去,选择告诉家人、老师、朋友以及报警等求助行为的共占60%左右。


(数据来源:@腾讯网)


从数据上看,大多数孩子都选择了自救或他救。但从结果来看,孩子的求救路并不那么顺逐。


比如报警,由于我国并没有出台针对校园霸凌的法律法规,处理的话,只能授引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、《未成年保护法》等相关条例处理。


但,看看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十二条:已满14周岁未满18周岁的人违反治安管理,从轻或减轻处罚;不满14周岁的人违反治安管理的,不予处罚,以及应当责令其监护人严加管教。


在霸凌事件中,法律并不真正保护受害者。


出台反霸凌法,迫在眉睫!


另外,数据还显示出一点,被霸凌后,选择“打回去”的明显高于告诉老师、家人,选择独自沉默的约占14%。


在孩子眼中,他人,尤其是老师、家长们,并不太值得信赖。


这是因为,在干预过程中,大人们的处理态度、方式如果欠妥当,于孩子来说无疑是另一重伤害。


这一招可能令施暴者怒火中烧,采取更可怕的报复性欺凌行为。这导致孩子们再不敢轻易求救。


欠妥当的态度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大人们压根不当一回事,甚至怕惹事而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,只简单的语言安抚,认为这不过是“孩子间的打打闹闹”,“他(她)只是个孩子,能坏到哪里去?就原谅他们吧……”


可是,我也是个孩子啊!谁来保护我!


更严重的是,孩子发出的求救行为被家长或老师直接忽略,甚至遭到恶语相向,指责孩子懦弱没用,认为发生这一切都是(孩子)自己的问题。


上文说到的陈琪琪,给妈妈、姐姐和同学等人留了5封遗书,有一封是这样写着:


最悲哀的是什么,莫过于你连自杀的想法都说出来了,却没人信。


大人们对霸凌行为的忽视,一定程度上纵容了霸凌者,却将受害者推向更绝望的深渊。


知乎上有个关于“校园霸凌对你造成什么影响”的问题,下面有个匿名回答:


事情过去十年,每晚还是会做噩梦。


因为那段经历,害怕与人交流。


别人问我初中在哪里念的时候,我肯定岔开话题。


那时候,那几个人把我校服剥下来,再用校服把我绑在学校后院的铁丝网上,用篮球砸我,砸头,砸身体,甚至砸那个部位。


……


当时第一反应,我向老师反映,老师对我说了这辈子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句话:“一个巴掌拍不响,你不去惹他们,他们怎么会打你?”对了,我爸妈也这么说。


很长一段时间,我以为我真的错了,错的原因是存在在这个世界上。


那段经历,还为我的手臂上和腿上填了无数我自己动手产生的疤痕。

被欺凌的经历,如烙铁一般深深地烙进他们的身体里,血液里,痛苦可能会伴着ta进入坟墓里。


林奕含在《房思琪的初恋密码》中说到:


我宁愿承认人间有一些痛苦是不能和解的,我最讨厌人说经过痛苦才成为更好的人,我好希望大家承认有些痛苦是毁灭的。


受害者一旦因为求救反被质疑、谴责,他们会真如大人所说的那样,怀疑自己错了,自己的存在根本就是错误,不然被欺负的怎么不是别人,是自己?


他们陷进深深的自我否定中,以往构建的所有自我认知崩塌掉。


长此以往,可能导致抑郁。


当心理上的创伤难以磨灭时,自杀,可能是他们最终的选择。


面对霸凌,我们能做什么?


  • 致父母:你是他们的救命稻草


校园霸凌不是普通的打打闹闹,每对父母都必须正视。


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于2017年公布的《校园暴力和欺凌全球状况报告》显示,若你的孩子/学生出现以下一些状况,则说明Ta正遭到校园霸凌。


身上出现解释不清的伤口或淤青。


上学前一晚,孩子总是突发不适,并提出各种不到学校的理由;


突然变得讨厌学校以及里面的一切:害怕到学校,或是害怕走路到学校,害怕参加团体活动等。


对课程忽然变得没兴趣,或者表现较差。


回家后,常常情绪低落。发呆的次数增多。


常常说自己头痛,胃痛或其他身体状况,籍此逃避到校上课。


成绩突然下降得厉害,而且有自暴自弃的迹象。


对原来有兴趣的事情不再感兴趣。


有自残的行为,并且写下暗示厌世情绪的语句。


 当孩子鼓起勇气向你倾诉,是把你当成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。


不要轻易摒弃这份信任感,以及拯救你的孩子的机会!


告诉孩子,你没有错,你不是一个人,还有我们,我们与你一起反抗,狠狠打(反击)回去,我们永远是你的支柱、依靠!


作为父母,应做到以下几点:


注意孩子情绪和行为上细微的变化,比如害怕,沮丧,悲观,恐惧,焦虑,在行为上是否有退缩,躲避,自残等。


当孩子流露出轻生念头,千万不要以为是“闹着玩”而不当一回事。


必要的时候,你需要尽快给孩子进行心理疏导,或者给孩子找专业的心理导师。


尊重孩子的意见。欺凌发生后,孩子的世界是崩塌失控的,家长最需要做的是帮孩子重新建立安全感。


家长可以与孩子交流沟通,一起解决问题,对其可能会提出休学、转学或其他要求,重视并予以答应。


当你认真对待孩子每一句话,每一个决定,营造爱的氛围,孩子会一点一点重拾爱,重拾对这个世界的信任。


  • 致第三方:你们的态度,是把戒尺

霸凌事件里,作为第三方——学校、老师、社会的态度,是把戒尺,用得不好,同样无异于施暴一方。


电影《蚯蚓》中,被欺负的女主自杀后,面对爸爸的求助,学校和警察局的态度是:“你女儿都死了,还想怎样?”、“你女儿死前两个月,援交超过20次”。


她也不是什么好人!现实里的恶行发生后,不缺这种声音。


这句话毁了多少人!有这种想法的人,认可“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”,相信丛林法则,弱肉强食。


有失公正、歧视或冷眼旁观,是他们的态度。


无异于另一种霸凌,甚至比霸凌更可怕。


而学校作为霸凌发生的主要场所,又是育人圣地,理当重视和警惕霸凌事件的发生。


学校和老师,做到以下几点尤为重要:


1、平时注意宣传,做好管理,树立正确的校风和班风,别等到出事了再亡羊补牢。


2、学校加强监控和定位。


3、设立投诉通道,比如邮箱和监督电话。


3、霸凌事件发生后,严肃处理,找当事人沟通了解,明辨是非,同时,积极与双方家长沟通。


4、协商,在双方都能接受的情况下给出惩罚方案和安抚方案。


5、继续关注后续发展,防止二次霸凌的再次发生。


需要明确的是,对于学校和老师来说,施暴者和受害者都是其学生,代表的是两种不同的家庭,不同的教育观念,不同的行为。


像舆论那样,用一边倒(对受害者同情,施暴者斥责痛骂)的态度来处理,一上来就是过分的道德指责,会让事情走向极端,并不专业。


因此在与双方家长沟通的时候,需要以专业、合适的态度告诉霸凌对施暴者以及受害者所产生的不良影响。


愿所有孩子都在干净纯洁的校园里健康成长!

本文由站长原创或收集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zxqjyw.com/post/3408.html

本文 暂无 评论

回复给

欢迎点评

联系我们

站长QQ:913415906

站长邮件:[email protected]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