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清“卖惨”上热搜:女到中年,有苦难言


前两天,在西宁参加“FIRST青年电影展”的海清,因为一段“卖惨“的发言而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在电影节上,作为嘉宾的海清在颁完奖后,喊住了一起颁奖的周冬雨,还把台下的姚晨宋佳等人喊到了台上。
 
她发表了一段有点特殊的感言:
 

我们和你们一样,非常热爱电影。


但说一句实话,我们中的大部分人是被动的,市场、题材常常让我们远离优秀的作品,甚至从一开始就被隔离在外。
 
……
 
我们一直有一个目标,希望有机会跟优秀的团队合作,这是我们的野心,也是每个演员的野心。


岁月赋予我们经验,皱纹,阅历,宽容善良,善于沟通,我们没有传说中那么不好合作。


 
这段甚至有些卑微的发言,赤裸裸的展现出了中年女演员们的生存危机:
 
她们有成熟的演技、丰富的经验,却还是受困于“年龄”二字。
 
一石激起千层浪,对于这番大实话,有人觉得尴尬,有人在质疑海清在替自己“谋资源”,认为她“鸡贼”。
 
 
面对这些质疑,海清后来解释道,自己的稿子是临时在手机上写的,甚至打字的时候“手都在抖”。

在后来接受采访时,她说:“这些声音在我们演员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只是可能很多人不了解。我愿意把这个石头抛出来扔到水里,石头扔到水里涟漪不可能是往一个方向的。


她就是这样一个喜欢“扔石头”的人,固执的希望能够激起一些涟漪,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些改变:


成为联合国妇女署国别亲善大使、为反家暴发声、呼吁关注孩子性教育,甚至发着烧参加公益跑活动。
 
因此,这一次,哪怕在别人看来既尬尴又“不合时宜”,她还是选择站出来,再一次扔出自己的石头,向整个行业传达出女演员们的心声。



海清一直是这样一个有点认真到固执的人,这也许跟她从小受到的教育分不开。
 
     
家里是旅游景点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
 
这一点,海清估计很有发言权。


海清本名黄怡,出生于江苏著名的昆曲世家,母亲的叔叔是著名民族音乐家甘涛先生,是南京显赫一时的甘家大院的后人。
 
如今的南京民俗博物馆就是当年的甘家大宅。


 
或许是因为这样,从小家里的规矩就格外的多。
 
不仅要学习才艺乐器,还要抄写《朱子家训》、背诵《弟子规》。
 
海清曾回忆说,小的时候,自己吃饭不端正,母亲会一巴掌打过来。
 
上学之后,家里的管教更是严格。
 
从一年级到六年级,她不敢将95分以下的卷子拿回家,二年级上学期时,一次语文考了94分,母亲当着老师的面撕了卷子。
 
“每年都第一,都没第二过。小时候每年还出去拍戏,我知道如果考不进前三,我妈就不让我拍戏了。我每年都得第一,就是保证我能出去拍戏。”
 

  

而海清自己也是一个有点执拗又认死理的小孩。

 
还只有56岁的时候,她去少年宫学舞蹈,别的小朋友嘻嘻哈哈,她说不知道那有什么好笑的,一直绷着脸,就被安排在了不起眼的末尾位置。
 
遇上老师有事请假的情况,别的孩子要么被父母直接接走,要么就偷懒,她就一个人在那吭哧吭哧压腿。
 
问到原因,她说父亲骑车送她来或是坐公共汽车来这一趟不容易,她一定要对得起大人的良苦用心。
 
后来由于练舞蹈,练的自己一身的伤:

从脊椎到尾椎全部受伤,脚腕、脚踝习惯性扭伤,胯骨的骨头处于半脱臼状态,腰肌劳损,横突三也出现问题,疼得不得已时,站着坐着换着来。
 
因为伤病,她不得已告别舞蹈,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。


海清一直不算是最漂亮的女孩,对于考北电这件事,连她的母亲都是不看好的。
 
多年以后,在接受采访时,海清回忆起当年考试候场的时候,一个光彩照人的女孩从考场里出来,母亲见了便冲她说:
 
“你看到了吗?这女孩真漂亮!她考上了吗?她考上了没你混的!”
 
第二年《还珠格格》热播,全国人民都看到了这个女孩,她叫范冰冰。
 
可其实最后考上的是海清。


这样的拼命与努力已然融在了她的骨子里。
 
那时,刚刚研究生毕业的黄磊是海清的老师。


据说班级里排练的时候,海清曾经因为低血糖晕倒,后来再有演出的时候,黄磊就在后台拿着手电筒,随时准备冲上去抢救。



毕业后的海清嫁给了跟自己青梅竹马的丈夫,然而对于自己热爱的事业,她依旧拼尽全力。
 
电影《红海行动》里,海清饰演一位女记者。
 
别的女演员听说拍摄地点是在非洲,都纷纷拒绝了,只有海清不仅接了工作,还特意回绝了剧组安排的豪华酒店,住到了当地普通小旅店里,就是为了更好的体会那里的风土人情。
 
结果真正开拍的时候,比想象中还要辛苦。
 

爆破戏玻璃碴扎了满手;


脸上身上都被虫子咬烂了;


锤墙的时候都把手给锤骨裂了;


沙漠边缘的片场被飞沙走石吹得走不动路;


翻车戏被压在人堆下面,双脚垂直离地几个小时,基本丧失知觉。




一路走来的海清,一直很拼,甚至折腾到自己满身伤病。
 
直到自己当了妈,她才开始慢慢学会放松。
 
儿子丹尼尔曾问海清:“当明星是不是一件特别骄傲的事?”


她却说:“做明星确实是一件让我骄傲的事,但我更感到骄傲的是,我是丹尼尔的妈妈。”


不同于自己曾受过的严厉教育,儿子丹尼尔是“放养”式长大的。


每天晚上,海清会陪孩子看《哈利·波特》,背唐诗宋词。两个人常常玩得兴奋过度,海清的妈妈迫不得已会出来呵斥。“我妈说,再玩就把我关起来。”


甚至,儿子有时管她叫妈妈,有时直接叫她是哥们儿。


在微博里,海清曾说过一件小事。


儿子放学回家,她想要陪儿子玩棒球,结果反而是儿子跟她说,自己要先写作业,并且劝妈妈:


你要有耐心,不要对作业有反面情绪,而且我很快写完。



有了妈妈给的自由,丹尼尔反而更加自律了。


不仅能主动完成学校的作业,在别的孩子都为作文头疼的时候,丹尼尔自己编故事忙到顾不上吃饭。



还跟杂志合作,为妈妈的封面题了字,写的颇有大家风范。



之前,知乎里有一个热门回答,答主和老公都是高考中全省排名前几名的学霸,然而女儿的资质却只是平庸。


在吼过、打过、苦口婆心过后,答主终于明白了一件事:


“每个人都是不同的,对于自己来说非常适合的教育方法,并不一定适合孩子。”


“因材施教四个字,我从小学就认识,但真正的含义,还得女儿教会我。”


同样的,因材施教四个字,也正是海清在教育儿子时的方法。


她没有让孩子重复自己的成长轨迹,而是尊重了他的天性,给足了他自由发展的空间。


在接受采访时,海清曾说:


“我非常非常爱他(丹尼尔),他给我的生命带来太多太多美妙的时刻,但我从他出生就知道,他是他,我是我,陪伴不代表拥有,我尽我所能去爱他,但我也爱我自己,我有我自己的生活。


育儿从来没有真正的准则与万灵的方法,或许我们要做的就是不能硬拖着孩子走我们走过路,得站到TA的立场,TA的角度,帮TA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。

本文由站长原创或收集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zxqjyw.com/post/3406.html

本文 暂无 评论

回复给

欢迎点评

联系我们

站长QQ:913415906

站长邮件:[email protected]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