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对孩子说过的话,都在指引他长成什么样的人

家庭就是磁场,父母就是情绪传染体,而弱小敏感的孩子是最易感染者。

“想想上班,我就头大。”

“哎呀,又该上班了。”

“要是不上班,就好了。”

“我最讨厌上班了。”

诸如此类的话,你经常在家说吗?

媒体人刘娜曾经写过她和儿子的故事。有段时间,刘娜因为种种原因特别想辞职,就忍不住经常在家发这样的牢骚。后来,儿子也经常向她抱怨:

“一想到上学,我就烦。”

“哎呀,又该上学了。”

“妈妈,我能不能不去上学。”

“要是不上学就好了。”

一开始,她并不在意儿子的这种变化。直到有一天,刘娜刚说完不想上班,儿子马上就说不想上学,她才意识到,自己对工作懈怠的态度,正影响到儿子对读书的热忱。

其实,我们经常讲的口头禅,也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孩子,我们的生活观和习惯,对孩子就像一本生活在身边的教材,当孩子看的久了,就会自然而然的模仿。

耶鲁大学心理学家约翰·巴格做过一个测试,他邀请一些学生来自己的办公室。要想到达这个办公室,必须要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。

他要求这些学生在50个看起来毫不相关的单词里,随机选出4个,重新排列成语言连贯的句子。

几次试验过后:当这些学生完成任务,再走出巴格教授的办公室,他们穿过走廊的速度明显变慢了。

为什么呢?

纸上的50个单词看似杂乱无章,实际上都经过约翰·巴格的精心挑选排列。

仔细观察,会发现这些单词里会有不少和“衰老”、“缓慢”相关的词语。

比如:

安静地、孤单的、健忘的、佛罗里达(美国很多老人会选择在佛罗里达州养老)、灰色的、起皱、老旧的等等。

在进行测试时,学生们的潜意识被诱导关注了与衰老有关的信息。

所以,当他们走出办公室穿过走廊时,步伐明显变得缓慢,整个行为也显得更加老态。

这就是著名的“耶鲁大学诱导实验”。

几分钟的单词引导,就可以在瞬间改变一个人的行为方式。

那么,在你身边从小就听着你说的话长大的孩子呢?

西德尼·谢尔顿的著作《命运之星》有这么个故事。

小镇少女拉腊自幼丧母,和父亲相依为命,可父亲却对她冷眼相待,总是宣扬:“是这个丫头害死了我的老婆和儿子。”

父亲生病,拉腊帮他去给别人收房租。

她很开心能够帮到父亲的忙,可父亲却对她说:“你收房租?别让我笑掉大牙了!”

拉腊开学,需要添置上学穿的衣服,父亲嘲笑她丑:“哼,就你还配打扮。”

再大一些的时候,父亲说的最多的话成了:

“你最好在有第一个人向你求婚的时候,就赶紧抓住他,你这么丑,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。”

久而久之,拉腊觉得爸爸恨她,因为“他从来没有对我和颜悦色说过一个字,从来都没有。”

长大后,她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,但她不觉得幸福满足,更多的只是忿恨和报复父亲的快感;

她有了随意购买漂亮衣服的资本,却还是对自己的容貌深感自卑;

她在爱情里颠倒迷失,如她父亲所说,不讨价还价,在情人之间流转。

她陷在父亲亲手打造的语言牢笼,变得敏感、自卑、多疑,感受不到生活的一丝精彩和光明。

英国哲学家洛克说,每个孩子来到这世界,就像一张白纸,而后,他生存的环境开始给他上色。

作为父母,你对孩子说的每句话,做出的每个动作,都是一把无形的刀,慢慢雕刻着他的模样。他的环境是什么样的,他就会变成什么样的人。

谦虚是中华文化的传统美德,大多数父母会认为,把表达爱意的话语挂在嘴边很不妥当,在他们看来,不管是爱和夸奖都应该含蓄才对。

即使是夸奖孩子,在看到孩子取得好成绩时也顶多来一句:要谦虚,不要骄傲。但明显的夸奖孩子,就真的坏处大于好处吗?

之前看过一本书,上面说了美国心理学家罗森塔尔曾经做过一个实验:

他从一所小学中选取了三个班的孩子进行测验,然后将一份有潜力的孩子名单交给了老师,并要求老师保密。8个月过去后,罗森塔尔对实验进行追踪调查,发现名单上的孩子学习成绩普遍提高了。

人们把这种现象称为罗森塔尔效应。

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呢?罗森塔尔解释道,虽然老师们答应对名单保密,但在正常的上课教学过程中,难免会对名单上的孩子更关注,甚至会用眼神和语调等方式来向孩子传达“你很棒”的信息

这个实验说明了一点——孩子在小的时候,因为没有正确认知自己的能力,是需要从他人那里获得自我评价的。也就是说,小孩子面对什么样的评价,内心就会反射出什么样的自我评价。

而作为孩子生活中最信任的父母,甚至是学校里的老师,他们的评价可谓是有着决定性的影响。

因此当孩子看到肯定和鼓励的眼神,听到正面肯定的话语时,产生的自我认知和自我评价就会是正面的,积极的。

反之,当小孩子听到父母总是评价自己“淘气”,“不懂事”之类的,他们可能真的会像家长所说的那样失去自我肯定的基础,即使是因为外人的夸奖使得父母出于“谦虚”说的客套话。而这里的谦虚,也不再是一个正面意义的词。

真正的谦虚,不是打压自己迎合别人,而是不盲目自负,不夸大自己的能力,是一种对自己内心力量的笃定和对对方的尊敬。

而这里的骄傲,在现在的生活形式下,尤其是面对孩子,小酷更愿意将它理解为一种积极的正面的自我肯定

电影《新警察故事》里,吴彦祖扮演的阿祖,变成了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变态,和小时候的遭遇不无关系。

阿祖的父亲有严重的语言暴力倾向,从小对他非打即骂:

“你这个废物”

“猪脑子”

“你为什么要活着,不如死了算了”。

心智不够成熟的儿童,根本分辨不了家长到底是在恨铁不成钢还是在施暴。

孩子会相信家长的每一句话,尤其是伤害他们的话。

一些孩子变成了阿祖这样有暴力倾向的人,成为了监狱里的常客。

更多的孩子走向另一个反面,变得懦弱胆怯,长大后无法和人正常交流,更无法敞开心扉,成为社会中最封闭和不快乐的人。

“妈妈说我是废物,那我一定就是了。”

也许你难以理解,但孩子就是这么想的。

语言是有力量的,积极温暖的语言嫩让孩子变得自信、乐观,而攻击性、伤害性的语言,不仅会毁了孩子本身,还会毁掉他该有的灿烂前程。

语言是有生命的,如同诗人安琪洛所说:话语就像小小的能量子弹,射入肉眼所不能见的生命领域。我们虽看不见,它们却成为一种能量,充满在房间、家庭、环境和我们心里。

你想让孩子成长为什么样的人,就对他说什么样的话。

让话里有温暖,让行动里透着爱。

要知道,你对孩子说的每一句话,在他们的心目中都无可比拟。

本文由站长原创或收集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zxqjyw.com/post/2706.html

本文 暂无 评论

回复给

欢迎点评

联系我们

站长QQ:913415906

站长邮件:[email protected]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