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孩子用语言表达心声

  在我来到海伦身边的3年时间里,她一直用手语与别人进行交谈。手语对她来说是与外界交流思想的唯一手段,手语已被她运用得非常熟练。通过这一手段,她能自由交谈、阅读理解和初级写作,并且积累了大量的词汇。

  但是,在海伦的内心深处,一直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想发出声音的冲动。这是她生命力旺盛的一种表现,我一直在关注着这种发展。她常常发出一些声音,这时她的一只手放在喉头上,另一只手摸索着嘴唇的动作。

  对于任何能发出声音的东西,像猫叫和狗吠,她都感兴趣。只要有机会,她便把手摆在一个歌唱者的喉头,摸一摸他们嘴唇的震动;或者把手放在一架正在演奏的钢琴上,像感受瀑布在大地上的振动一样,感受那细微的琴声。

  据她的父母说,她在得病之前的那段时间里,已在开始较好地学说话了。只是后来耳朵失灵,不能听便不能讲。那时她常常坐在母亲的膝盖上,用手捂着她的脸,因为她觉得摸着母亲的嘴唇很有意思。她也学着动嘴唇,但已忘了讲话是怎么回事。在旁人看来,她的哭和笑都正常。有时候也能发出几种音素来,但这不是谈话交流,而只是想试一试发音器官。我刚到海伦家时,听到她唯一能发的音是“wa-wa”(单词“water”的前一个音节)。

  经过3年时间的学习,海伦的许多内心欲望已经越来越强烈。她逐渐地明白了,她表达思想的方式和别人是不一样的。

  一天,她终于发出这种疑问:“盲孩们怎样才能用自己的口说话?你为什么不教我像他们那样说话?耳聋的孩子就永远不能学会说话吗?”我向她解释,有些耳聋的孩子是可以学会说话的,因为他们能看到老师的口形,这对他们是一个很大的帮助。她打断我的话说,她完全能够用手摸来感知我的口形。

  这次谈话不久,一位名叫兰姆逊的太太来看望她,对她谈起一个完全不懂指语字母的挪威聋盲孩子,通过用手触摸嘴唇和喉咙这种方法,学会了听别人的话和能自己说话。听到这个消息,海伦立即下定决心学习说话。从那一天开始,她的决心从未动摇过。

  于是,闲着的时候,她就一刻不停地在屋子里来回走动,发出奇怪但常常是不难听的声音。我曾看见她摇摇洋娃娃,发出连续不断的单词的声音,同时把一只手放在咽喉部位,而另一只手的手指则注意着嘴唇的动作,这是在模仿她母亲对婴儿哼催眠曲的动作。有时候,她突然爽朗大笑,然后伸出手去,摸摸碰巧在她身边的任何人的嘴巴,看他是否也在笑。如果未发现笑容,她就激动地打着手势来表达她的意思。如果仍然不能使她的同伴发笑,她就带着满面脸忧愁和失望一动不动地坐一会儿。

  到了这个地步,我发现必须给她以正确的指导,因为她已把整个心思都放在学说话上面去了。但是我从来没有认真地研究过发音,感到无法教她。我只好和我的学生一起去找萨娜·福勒小姐帮忙,请她指导。她是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市霍勒斯·曼盲人学校的语言老师,也是这个学校的负责人。福勒小姐很喜欢海伦这种认真与热情的学习态度,1890年3月26日,她们开始了教和学。

  福勒小姐的方法是这样:在她讲话时,她让海伦用手轻轻摸过她的脸,感觉她的舌头和嘴唇的部位,通过触觉来触摸喉头的震颤、嘴唇的移动和面部的表情。海伦热切地模仿着教给她的一切。刚一个钟头就学会了讲话的六个音素:M、P、A、S、T和I。才学了几课,她几乎就把英语的音素都学完了。

  但她并不满足于能发出单个的音素,迫不及待地想念单词,说一句句的话。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她就能清楚地发出很多单词的音来,单词的长度和安排句子成分的困难从来没有使她灰心气馁。尽管她很聪明和渴望学习,但是为了学习说话,她的脑力负担达到了最大限度。

  海伦成功地说出的第一个完整的句子是“今天暖和”,那时她高兴得大声欢呼。不久她说出了最得意的句子“我—现—在—不—哑—了”!以后几个星期,她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句话。

  福勒小姐共教了海伦11课。上完基本课以后,海伦就同我一起按照福勒小姐教的方法进行这种“唇读法”练习。这比我当初教她指语难多了,我不断地摸索着唇读法的诀窍,不断地帮海伦进行辅音发音。我把她的一个手指按在我的鼻子上,另一个放在嘴唇上,其余的手指放在喉咙边,这样她可以清楚地了解我发声的具体细节,我一次又一次耐心地重复各种音。

  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,也不是一件愉快的工作。有时她为了探索发音的真相,把手指伸进我的喉咙口,弄得我喘不过气来,甚至感到窒息。有时我们俩甚至在某些词的发音上感到绝望。这样的学习课结束时,我总是精疲力竭。海伦练呀练,有时无可奈何,甚至急得哭了起来。尽管如此,但她一想到“妹妹可以听懂我的话了”“我可以不再当哑巴了”“我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了”时,便动力十足。

  学了近6个星期,我便向老校长汇报:“海伦现在能用嘴巴说话了!”她的语音带破裂性,但是我和她的亲人朋友们却可以听懂。这是一个奇迹,6个星期,这个成绩别的儿童非要一年不可!

  但我们也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。当时聋人学说话还是启蒙阶段,包括福勒小姐在内都不了解后来聋人老师了解的道理——在念字之前,应该先将从未使用过的声带加以训练,使它能增强,变得有韧性。海伦刚学会发音便急于去说完整的句子,造成嘶哑的后果,使嗓音没有达到自然悦耳、明白易懂的地步。

  开口说话的海伦为全家人带来了奇迹般的快乐生活。母亲久久地回味着她发出的每一个音,父亲到处得意地重复我告诉他的话——海伦如何雄心勃勃地学习说话。海伦本人则感到光荣之极——她4岁的妹妹听到她的呼唤,乖乖地走到她身边,玩起在姐姐手上说话的游戏。她生平第一次读懂了妹妹说的话,不禁喜笑颜开。

  我真是为过去的事感慨:在海伦的手掌上花了那么多的时间跟她谈话,现在收到了双倍报酬。

本文由站长原创或收集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zzxqjyw.com/post/2674.html

本文 暂无 评论

回复给

欢迎点评

联系我们

站长QQ:913415906

站长邮件:[email protected]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